橘红色的烛光柔和明亮,氤氲的水雾在光芒之下飘忽涌荡,滚热的温汤将身体浸泡得血脉活络、内外舒泰,浑身毛孔张开汗水涔涔的时候饮下一口冰镇的葡萄酿,更有温玉在怀、耳鬓厮磨,人世间最为极致的享受莫过于此。

“此番执掌商号,郎君可有嘱托?”

武媚娘翻了个身靠在郎君胸膛,看着英挺乌黑的眉毛、高耸的鼻梁,只觉得这个男人虽不似那等“芝兰玉树、俊逸脱俗”,却也自有一股勃勃英气,干净俊朗令人见之倾心。

再加上健硕的躯体、超凡的体力,足以令任何一个女人为之迷醉……

房俊手掌下意识的婆娑着纤细柔顺,道:“倒也不必耗费太多心思,商号设立的初衷是从海外采买粮食,在此基础上将大唐的各种货物运往海外高价卖出,同时以低价吸纳各种各样的物资,以弥补国内建设基础设施之不足,如此足矣。”

“要想富,先修路”这样的口号看似简单甚至冒着乡土气息,却是百世不易之真理,没有优越的基础设施,就不可能将大唐从农耕社会的基础上向着工业化迈进。

若是不能奠定工业化的基础、促使自然科学萌芽,他所作所为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

当然,大唐距离工业化的道路何止以万里计,社会资源没有达到那个层级的时候是不可能实现的,自然科学也并非圭臬,华夏传统文化一样有可取之处。

只需做好引导,而后放任发展,这就是房俊给自己定义使命。

这些就不必向武媚娘详细解说,说了她也不可能懂。

武媚娘眨眨眼,有些不解:“物以稀为贵,大唐的货物运往东洋、南洋乃至于西洋,价格自然上涨。可外洋的货物运抵大唐,也一样价格飞升,如此一来只能加大国内的货物输出来抵消外洋货物的价值,这一来一去固然有利可图,但好像也并无太大利润。”

房俊简直惊艳,居然连贸易顺差这种事都懂?

伸手揉了一下表示夸赞,笑道:“所以除去加大国内货物输出之外,最紧要就是压缩外洋货物之价格。”

武媚娘被揉的浑身酸软,往郎君身上蹭了蹭“可外洋过来的货殖都是稀罕物,价格如何能降得下来?”

房俊翻身而上,现场教学:“你以为本郎君耗费无数财力支撑起一支横行大洋的水师所谓何来?当交易双方的力量差距悬殊之时,岂容许你当家做主?我将火枪怼着你,你也只能任凭鱼肉、予取予求。”

“啊,你还未够吗……”

武媚娘有些慌,她虽然对于两人独自处于洛阳而感到欣喜,故而有些贪嘴,却难以抵挡自家郎君左一次右一次,想要抽身逃走。

然而正如郎君所言,当双方力量差距悬殊,岂能容许你说战就战、说走就走?

……

翌日清晨,日上三竿。

晨起在卧房之内又做了一番有益身心之运动,在武美人哀哀求饶之中大胜而归,抱去温汤之中沐浴更衣之后用了早膳,便有侍者来报,说是“煦山公”来访。

房俊正与武媚娘吃茶,甜言蜜语哄得美人答允了不少过分的条件,闻言微愣:“煦山公是哪位?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房玄龄房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星辰小说只为原作者公子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公子許并收藏房玄龄房俊最新章节第一千七百六九章 夫妻夜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