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计缘畅快至极,就连天地在他身上的压迫感都荡然无存,再环顾天际各方,一剑过后宇内澄清。

直到此刻,计缘才回首看向弥黄方向,气息凶戾妖躯狰狞,偏偏却穿着这么一身战袍紫金铠。

计缘目光平静,但带给弥黄的压迫感比起刚才更是呈几何倍数递增,哪怕弥黄狂傲到没边,更自觉已修成金刚不坏之体,但见过这一剑之威,难以想象世间谁人能抗。

计缘眼中的狰狞,也有弥黄过于紧张以至于筋肉满脸,牙冠咬到獠牙毕露的因素,但只是即便如此,弥黄竟然还有战意。

从计缘手中抢那金轮宝物?这种可能性几近于无了。

但至少还能同计缘斗上一场,不枉弥黄狂傲一生,试问天下间,有谁能见到计缘划界一剑之后,还有勇气向其攻去?

就像是在心中自我回答,弥黄妖躯上浑身筋骨齐名,狰狞的嘴角溢出妖血,一缕缕恐怖的妖气从血液和皮孔中散出,化为一只对天无声咆孝的巨猿。

“至少我弥黄,敢为之!”

弥黄咆孝出声,一步踏出已经向计缘冲去。

“轰——”

踏碎虚空以奔雷之势,弥黄扫出手中兵刃打向计缘,这一幕就连陆山君都为之惊愕,天地各方凡有能力注意这一片方位的存在也惊骇不已。

曾听闻,朝闻道夕······

直到此刻,计缘才回首看向弥黄方向,气息凶戾妖躯狰狞,偏偏却穿着这么一身战袍紫金铠。

计缘目光平静,但带给弥黄的压迫感比起刚才更是呈几何倍数递增,哪怕弥黄狂傲到没边,更自觉已修成金刚不坏之体,但见过这一剑之威,难以想象世间谁人能抗。

计缘眼中的狰狞,也有弥黄过于紧张以至于筋肉满脸,牙冠咬到獠牙毕露的因素,但只是即便如此,弥黄竟然还有战意。

从计缘手中抢那金轮宝物?这种可能性几近于无了。

但至少还能同计缘斗上一场,不枉弥黄狂傲一生,试问天下间,有谁能见到计缘划界一剑之后,还有勇气向其攻去?

就像是在心中自我回答,弥黄妖躯上浑身筋骨齐名,狰狞的嘴角溢出妖血,一缕缕恐怖的妖气从血液和皮孔中散出,化为一只对天无声咆孝的巨猿。

“至少我弥黄,敢为之!”

弥黄咆孝出声,一步踏出已经向计缘冲去。

“轰——”

踏碎虚空以奔雷之势,弥黄扫出手中兵刃打向计缘,这一幕就连陆山君都为之惊愕,天地各方凡有能力注意这一片方位的存在也惊骇不已。

曾听闻,朝闻道夕此刻的计缘畅快至极,就连天地在他身上的压迫感都荡然无存,再环顾天际各方,一剑过后宇内澄清。

直到此刻,计缘才回首看向弥黄方向,气息凶戾妖躯狰狞,偏偏却穿着这么一身战袍紫金铠。

计缘目光平静,但带给弥黄的压迫感比起刚才更是呈几何倍数递增,哪怕弥黄狂傲到没边,更自觉已修成金刚不坏之体,但见过这一剑之威,难以想象世间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烂柯棋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星辰小说只为原作者真费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真费事并收藏烂柯棋缘最新章节番外:未曾断绝的过往四十八